欢迎来到辽源出国劳务网!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职场资讯 > 出国务工指南

闯荡非洲大陆 江苏人走进创业的“另一个西部”

来源:出国劳务网 时间:2022-05-25 作者:出国劳务网 浏览量:

 

  2005年9月1日,坦桑尼亚多多马的村民在施工现场载歌载舞,庆祝来自中国江苏的施工队帮他们打的井出了水。郑应实 摄

闯荡在非洲

  600年前,郑和从江苏出发,率领着世界上最庞大的船队一直航行到非洲。600年后,沿着郑和当年开辟的航线,江苏人再次涌向非洲这块遥远的大陆——创业的“另一个西部”

 非洲,在绝大多数人的印象中,只是一个遥远的概念。

 大草原、狮子、长颈鹿,涂着颜料插着羽毛的黑人土著,还有贫穷、饥荒、战乱等这些多年与非洲纠缠在一起的名词,让这片25000里之外的大陆显得神秘陌生。

 但如今,遥远的非洲不再遥远。成千上万的江苏人正在那片热得烫脚的土地上打拼着。江苏省外经贸厅最新提供的数据:目前,非洲28个国家有了江苏的投资项目。截至今年6月底,该省累计在非洲设立境外企业(机构)89家,中方协议投资18562万美元,分别占全省境外投资总数的8.4%和16.3%。

 非洲梦,淘金梦

 周建强,东海县农民,刚从马达加斯加回来20多天。8月5日,记者见到他时还是一身黝黑的皮肤,还带着南部非洲强烈的“太阳色”。

 他说,当年援建坦赞铁路的东海人回来说在工地上都能看到水晶,前几年东海的水晶不够用了,就有胆大的去非洲撞大运。2004年,周建强跟着同乡去马达加斯加收水晶。一点没基础的他,居然两年就学会了当地土著居民语言。但有样简单的事情他没学会,到现在也搞不清那里的东西南北,南北半球的差异对这个普通的农民来说,适应起来挺费事。毕竟,太阳从北面照过来的感觉,真是奇怪啊!

 单是在马达加斯加,常年在那里收水晶的就有300多东海人。水晶原石在马达加斯加论公斤卖,不少人在那里开门市,等货上门。周建强是独行客,自己到村子里,到山沟里去收。最近,东海有商家不满足于马达加斯加落后的采集方式,经过国家商务部批准,到当地投资直接开矿了。

 问起在非洲收水晶的利润,他谦虚地说不行,人去得太多了,竞争太厉害。好找的水晶都收完了,要到深山里找,路远,雇当地人背,费用也上来了。话虽如此,他这一趟仍然发了七八吨的水晶回来,两个月后飞马达加斯加的机票也已经订好了。

 当然,去非洲淘金的,不单有周建强这样跑单帮的个体户。

 “我们集团公司几个领导刚去非洲考察回来,现在时差还没倒过来呢!”8月2日下午,见到江苏农垦集团副总经理孙宝成时,他正在整理非洲之行的笔记。

 江苏农垦1990年开始涉足非洲,在赞比亚先后兴办了友谊、喜洋洋、中华、阳光4个农场,拥有33400亩土地的永久使用权。8位国内派驻的管理人员雇用了370位赞比亚工人。“我们的农场都在赞比亚首都卢萨卡的近郊,喜洋洋农场已成为卢萨卡四大蔬菜供应商之一,是首都的‘菜篮子’。非洲农场每亩地创造的纯利润是国内农场的3倍。”

 半个月的时间里,孙宝成考察了南非、赞比亚、津巴布韦3个国家。江苏农垦集团酝酿在非洲成立一个农业中心,把4个农场整合成农业技术推广服务中心。“我们准备收购一家白人农场,3万亩地,价格100万美金,农场里有一整套烤烟设备。中国烟草公司津巴布韦分公司也表示支持。”

 “我发现,赞比亚建设发展势头很猛,水泥都买不到,我们还可以做木材加工、水泥生产……”孙宝成说,“在卢萨卡的市中心还是泥土地。这说明,这个国家的发展还有巨大潜力,我们走出去,也有更美好的前景。”

 南部非洲的赞比亚有江苏人在那里开农场,而在西部非洲的尼日利亚,江苏人在那里建起中国在非洲的第一个家电厂,而今这个设在卡巴拉出口加工区的家电厂正在扩张为一个占地5平方公里的家电工业园。

 说起在非洲建设家电工业园的事,江苏开元国际集团国际部总经理包振兴说,“这个事情太偶然了。”

 2005年3月,开元集团酝酿走出去,请来尼日利亚侨领胡介国先生。“胡介国是非洲唯一的华人酋长。在尼日利亚,酋长是可以直接接触总统的人。”胡介国很热心地帮开元去江阴考察可以合作“走出去”投资的企业,但发现这家企业的产品档次太高,不太适合非洲市场。当天晚上从江阴回南京,途中有人身体不太舒服,临时决定在常州住一晚。第二天早上在常州吃早饭的时候,突然有人提议,不如趁机到“新科”去看看吧。见到“新科”的领导层,这批“不速之客”第一句话就是“你们敢去非洲投资啊?”好不容易,新科人才相信,这不是开玩笑。

 到尼日利亚造家电,“走出去”闯非洲偶然背后是必然。包振兴说,国内部分行业生产能力富余,很多企业“走出去”的愿望都很迫切。新科和开元一拍即合,在非洲开办了一家空调厂,如今正在上彩电生产线,家电工业园已经拉开了大模样。

 西方有一种说法:非洲大陆是上帝留给人类最后的机会。非洲是公认的投资回报率最高的地区,达到30%左右。

 接受记者采访的几位率先“走进非洲”的企业高管都认为,非洲这10年来GDP的增长接近6%,持续的发展提供了一个正在成长中的巨大市场。江苏企业有相当的经验和技术基础,管理也很规范,具备了打入国际市场的实力。在非洲这样的发展中国家市场上,江苏企业跟西方发达国家企业比有成本等方面的优势,跟非洲当地企业比,有技术、管理的优势,无论是投资、承接工程,还是做贸易都应该有不小的市场空间。

 正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,这些年跑到非洲闯荡的江苏人、江苏企业越来越多。

 江苏省外经贸厅外经处副处长曾高峰介绍,非洲是江苏对外工程和劳务的主营市场,在全省占比达到20%。去年江苏在非洲工程和劳务的合同额9.19亿美元,同比上升33%。今年上半年新签工程和劳务合同金额5.15亿美元,新派赴非劳务工3997人。

 省地质工程公司1986年开始就在非洲打井了。“1992年我们去纳米比亚打井,当时那里不要说江苏人了,整个纳米比亚的中国人加起来,也不会超过10个。90年代中期,我们第二次去那里,就有几百中国人了。现在那里的中国人有好几千呢。江苏人在那里多得很。”省地质工程公司的俞正尤总经理感慨这些年江苏人奔赴非洲的热情。

  “梦想天堂”里的酸甜苦辣

 张梦一,已经拿到了南非的工作证,目前在当地一家服装公司上班。记者在MSN上采访了这位来自南京的27岁小伙子。

 他原来在南京一家银行工作,2000年5月底去了南非,原因就是“想变一变,换一种活法”。虽然他说“这么多年,什么都习惯了”,但不习惯的事,他还是说出了一大堆:治安让人不敢恭维;饭菜肯定没法和中国比;一个月赚7000兰特,但每年回一趟南京,“赚的钱全捐给航空公司了”。他说“其实出了国,总想回去,但往往是干着干着就没法回去了。你说出国为什么?学业、事业、钱、身份……但真正得到了,你也差不多在那扎根了。”

 非洲,是很多人的梦想天堂,但在陌生大陆追逐梦想的酸甜苦辣,也只有到过那里的人才有切身感受。

 8月7日,开元国际集团国际部的包振兴总经理启程飞往尼日利亚。他说,这已经是他第七次去非洲了,就当是一次寻常的出差吧。但去非洲,毕竟和寻常出差不同。

 他随身带着20包“青蒿素”。包振兴说:“这药伤肝,但在非洲没这药是要送命的。”青蒿素是治疗疟疾的特效药,在非洲给蚊子叮一口,就可能得疟疾。开元国际在尼日利亚的20多位员工无一幸免。“得了疟疾,那个滋味真不好受,身子一阵冷,一阵热。不过一般两盒青蒿素就能搞掂。我带了20盒,这东西在那里再多也用得着。”

 治疗感冒发烧、拉肚子等常见病的药也得带着。在他的行李中,小药箱是最重要的部分。

 包振兴的左耳下方有一个很大的伤疤,那是在非洲被劫匪砍伤的。这个缝了9针的伤口就因为当地医疗条件差,差点要了他的命。那是2006年9月2日,包振兴第四次去非洲。那天晚上暴雨如注,5个黑人歹徒拿着刀、棍等凶器摸进了他们的驻地抢劫。在搏斗中,包振兴头部被砍了两刀,鲜血直流。同事赶紧把他送到了附近的卡拉巴大学附属医院,但是医生对着包振兴的伤口不知如何处理,光透视一项检查,就在X光机上摆弄了两三个小时。这台X光机,竟然还是1976年中国援助的。

 那次事件以后,他们加强了安全保卫措施。现在工业园安全状况有了很大的好转。在非洲,中国人不习惯的不仅是治安。

 “最头疼的就是吃了,想想看我已经1个多月没有吃过米饭了。虽然这里也有大米,但味道实在是差,味同嚼蜡一点都不夸张,我在这里的主食是方便面和煮土豆加黄油。”这是“华为”一位驻非洲的客户经理陈先生的抱怨。派驻非洲一年,在各个国家之间来回飞,“我那本全新的护照也只剩9页签证纸了,照这样下去,我一年得用两本护照。”他这样描述自己的辗转生活。

 生活苦,工作累都可以克服,但是想家,很难克服。“有个同事,回国申请被批准当晚,在办公室里搓着手来来回回走了三四个小时。就差抱着柱子大喊‘我要回国了’。”他说。

 非洲,因他们而改变

 王云,“中江国际”纳米比亚分公司经理。他终生难忘的一件事就是今年胡锦涛主席访问非洲时,他作为中国驻非洲大型企业的中资机构代表,受到了亲切接见。

 王云所在的“中江”公司,如今在非洲是响当当的大公司。9000万美元的安哥拉司法部大楼、5000万美元的博茨瓦纳污水处理工程、6300万美元的苏丹PDOC石油总部大厦等非洲建筑市场上很多大工程都是“中江”在做。王云说,“我们一旦进入一个市场,就一定会在那里生根发芽。”经过几年的努力,“中江国际”纳米比亚分公司已经占有了当地10%的工程市场份额,成为该国最大的工程承包商。公司承建的多项工程被非洲建筑协会评为“非洲标志性建筑”。

 由于“中江国际”工程质量好,价格公道,在很大程度上压缩了原来欧洲、日本等公司的超高利润。纳米比亚建设部长说:“由于中江国际的到来,纳米比亚建筑市场的承包价格更加合理了。”

 “西方打井公司在当地打井的成井率大约在50%,而我们的成井率在90%。”江苏省地质工程公司的俞正尤说起在纳米比亚打井的辉煌成绩,充满自豪。

 每次他们打井的时候,当地村民扶老携幼围在工地周围看,打出水来了,村民们高兴得又蹦又跳,奔走相告,还会给打井的工人送来鸡、羊慰问。偶尔有些地方钻了几十米也打不出水来,村民们失望的表情看得打井工人心里都难受。那里,一口井意味着村民不用走十几里路出去找水,不用喝池塘里的泥浆水。农田灌溉、牲畜饮水,都不用烦心了。

 在非洲这些年,公司一共打了1000多口井。苏丹、贝宁、坦桑尼亚、加纳、莫桑比克……非洲十几个国家的人喝上了江苏钻井队打出来的水。

 非洲目前总体上还不算发达,但是非洲正在尽最大的努力追赶着现代化的步伐。改革、开放也是很多非洲国家的时髦字眼,而通过改革开放发展起来的中国则是很多非洲国家学习的榜样。江苏企业在非洲,带过去管理、技术,给了当地人“榜样的力量”。

 在尼日利亚,现在“开元新科”牌空调已经占了当地大约10%的市场份额,在报纸上经常能看到开元新科空调的广告。

 “我们的空调厂在尼日利亚很出名的。当地人都以到开元新科上班为荣。” 2005年4月中旬,尼日利亚总统奥巴桑乔来中国访问,专门会见了开元集团的领导。当时在尼日利亚建家电工业园还只是一个设想,非洲是什么样子,开元人还没见过。但2006年1月6日,空调厂就正式开工生产了。奥巴桑乔总统惊讶万分,开业当天派商业部长做特使从首都赶到工厂所在地卡拉巴祝贺。8个月的时间,建成了这么现代化的工厂,“开元速度”成为激励当地人奋进的榜样。当地的中小学还把这家来自中国的企业作为对学生进行“现代化教育”的基地。

 22岁的莫德来自喀麦隆,南京师范大学的留学生。他对记者的一番谈话,反映了一个非洲人对中国人,对江苏人的期盼。

 “我的名字叫莫德,听起来像南京话‘没的’。”一见面,莫德就这样幽默地介绍自己。来中国前,莫德在国内学了一年汉语。刚到中国时莫德感觉很吃惊,“到处都很繁荣,高楼大厦很多。”

 “我们国家城市间的交通不方便,长途车比较破旧,票价还很高。如果江苏朋友去投资长途客运公司,一定能赚钱。另外,中国餐馆价格很高,不是比较贵,而是非常贵。如果开一家便宜的中餐馆,生意会不错。”至于自己,莫德说,他现在学的是国际贸易,等2年后回国,他想开一家服装厂。“中国生产的服装在喀麦隆很受欢迎,但价格便宜的往往质量又不好。我的目标是,生产出质优价廉的服装。如果有哪个江苏朋友有兴趣投资,帮我实现这个愿望,那就更好了!”

 

【】【】【】【】
分享到:

辽源出国劳务网 - 辽源出国打工网 - 辽源出国劳务公司 - 辽源出国务工 - 辽源出国中介网 - 辽源出国劳务招聘网 - 辽源出国劳务信息网

Copyright C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辽源出国劳务网版权所有 沪ICP备14049411号

用微信扫一扫